您的位置 : 三路网 > 小说资讯 > 罪鬼之证天工匠人_罪鬼之证天工匠人小说阅读

                    罪鬼之证天工匠人_罪鬼之证天工匠人小说阅读

  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小编带来罪鬼之证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徐祸,潘颖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天工匠人,凭着姥爷留下的半本残书,我干起了招摇撞骗的阴倌行当。本来以为只要恪守规矩,就能平平安安,没想到最后一单生意却将我卷入了迷离的漩涡,更让我从此以后行走在阳世和阴间的边缘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罪鬼之证

                    推荐指数:10分

                    罪鬼之证在线阅读全文

                    第1章招摇撞骗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徐大师,钱已经转过去了,你看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斜靠在沙发里,狐媚的眼睛像是蒙了一层水雾,?#34892;?#36855;茫,却又风情万种的看着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掏出手机,看看上面银行发来的短信,点点头:“到账了,谢谢惠顾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出了门,上了我的‘七手’QQ,回头看了一眼一夜风流的小别墅,一脚油门,驶出了别墅区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?#34892;?#31096;,是市里一所医科大学的在校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都说这个名字不吉利,还有人说,这名?#25351;?#38393;着玩?#39057;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就是闹着玩,我跟自己闹着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前,姥爷过世,把乡下的房子过户给我,开户口的时候,我对户籍警说,顺道把我名字也改了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民警问我改什么名?

                    想起姥爷在世时常说我是个不祥人,是活土匪、大祸害,我随口就说,改成徐祸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之前的名字是我老子给我取的,我四岁的时候,他和我老娘就离婚了,然后各自成了家,我就被丢在乡下姥爷家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总之,我讨厌以前的名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姥爷虽然常说我是祸害,可还是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拉扯大,我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时候,老爷子却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上大学需要很大一笔费?#33579;?#23013;爷是农民,留给我的存折上,只有四千块钱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没找我那有名无实的爹妈要钱,而是干起了现在的兼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姥爷留给我的,除了房子、存折,还有半本破书,没有书名,上面记载的,是一些驱邪捉鬼的法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没错,我做的兼职,就是帮人驱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乡下管我这种非道非僧的野路子,叫做阴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还别说,这年头,找人驱邪的人还真不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开始接生意,我也胆?#21483;?#24778;的,后来慢慢发现,十次里头有八次都是疑心生暗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就像电影里的道士一样,装模作样的作一回法,再画几张黄纸符箓,就能换取不?#39057;?#25910;入,足够养活我自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十次有八次是疑心生暗鬼,?#19981;?#26377;两次是真邪乎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有一回朋友给我介绍了一单生意,雇主是个开餐饮公司的小老板。双方一见面,我一看他?#25104;?#23601;觉得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谈好价钱,我也没搞?#38382;?#21270;的东西,直接画?#35828;?#31526;,烧成灰,兑水让他喝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结果,他喝?#36335;?#27700;后不到五分钟,就哇哇大吐,吐出来的全是黑绿黑绿的污秽,里面还有活的蛆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那次我赚的最多,可是从那以后,我给自己定了个规矩:只接女人的生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说白了,我做这一行的目的,就是招摇撞骗,混点小钱,够养活我到毕业就行,真犯不着招惹是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自?#21644;得?#30340;找人驱邪,那多半是疑心生暗鬼,搞些?#38382;?#21270;的东西,就能蒙混过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当然,我也算?#32536;?#36215;她们,一是开价公道,二就是尽量给她们吃颗定心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就比如刚才那个住别墅的女人,就是个有钱老板包的金丝雀。因为老板和原配去了一趟新马泰,她就总疑心原配给她下了降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切切实实的给她服务到位,连着开了三个晚上的道场,着实卖力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至于睡觉这码事,双方都?#34892;?#35201;,你情我愿,也没对不起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是野路子,可是因为开价公道,每每都能替事主息事宁人,慢慢的,我这个阴馆在圈里也小有名气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不,又有人托关系找门路打来?#35828;?#35805;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电话里,她的声音不冷不热,就好像是跟公园摆卦摊的老头说?#20843;频摹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无所谓,几乎每个事主在电话里都是这副腔调,对要委托的人,都是一种质疑的态?#21462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挂?#35828;?#35805;,我就心?#34987;?#29134;的开车往她给的地?#29359;稀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从上次开工到现在?#23478;?#20010;多月了,我可是一个多月没沾荤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倒不是满脑子想的都是?#24613;?#23452;,关键对方是?#25307;?#30340;学生,而且给的地址不是校内,而是校外一个小有名气的高档小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?#25307;?#26159;很有名的,也是市里一处‘靓丽’的风景。一到周末放学,校门口那些奔驰、宝马看的人眼花?#26376;野 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到了小区,我给她打电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两人一碰头,我眼睛就有点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一米七左右的身高,细腰长腿,窄肩宽臀。漂亮就不用说了,有句话怎么说来着:屁股宽过肩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是徐大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她盯着我看,眼神?#34892;?#30097;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很明显,我和人们印象中的捉鬼道士形象差距太大了,不能给我的客户足够的信任?#23567;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点点头,“我是徐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叫桑?#21834;!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女人好像不怎么爱说话,冷冰冰的说了这么一句,转身就往楼上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走了几步,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,?#20599;?#20572;下脚步,把脸转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和她对视,“怎么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桑岚看了我一会儿,摇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转身再往上走的时候,两只手交叠在身后,捂住了短裙的下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呵呵,防谁呢,我是那样的人吗?

                    好像……是……是白色蕾丝边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进了屋才发现,情况和我原先想的有点不一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屋里还有另外一个女人,看年纪大概三十多岁,虽然眼角?#34892;?#32454;纹,但皮肤白皙,身材更保持的十?#32622;?#22909;。看五官,竟和桑岚有五分相似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女人和我同样诧异,打量了我两眼,伸出右手:“你好,我是岚岚的阿姨,季雅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靠,原来是和亲戚一起住。我还真想歪了,看来桑?#23433;?#26159;见了穷B就假正经的妞,而是少有的‘正经’艺术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徐祸。”我和季雅云握了握手,感觉她的手很滑腻,但有点冷冰冰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见没?#23567;?#32493;集’的可能,我就直奔主题,“说说你到?#36164;?#24590;么个情况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季雅云有点惊讶:“你怎么知道是我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微微一笑,没说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干我们这一行,?#39318;?#39640;深是必然的,但笑而不语的同时,我却在心里打了个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换了旁人,我可能看不出来,可是这娘俩的皮肤都白的像牛奶一样,正因为皮肤太白,所以我才能看出,季雅?#39057;?#39069;头上有一团对比鲜明的晦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?#21482;?#26263;不留心是分辨不出的,但是?#34892;?#20154;不难分辨。看来这个季雅云,是真遇上什么邪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季雅云迟疑了一会儿,说:“我最近睡觉总睡不踏实,怎么说呢,就是睡到半夜,感觉是清醒的,就是动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鬼压床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嗯嗯。?#22868;?#38597;云连忙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桑岚在一旁轻‘哼’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回头看她,她也正冷眼看着我,像是在等着看我接下来怎么表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看了看表,下午两点,外面日正当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时间看鬼……看个鬼啊!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起身,说:“我晚上再来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季雅云像是从我的动作上看出了什么,点点头,没说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桑岚却皱着眉头说:“你别来了,我小?#35848;?#26412;就没事,她就是整天在家待着,自己吓自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说着,从钱包里抽出两百块钱拍在我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看着两张鲜艳的红毛,我的血直接冲到了脸上,冷冷道:?#23433;?#30456;信这种事,之前就不应该给我打电话。这点?#22836;鹽页?#25285;的起,不过奉劝一句,你或许很有钱,可是有钱未必能买到命。”说完,我扛起包就往外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徐先生!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季雅云急忙拦住我,顿足道:“岚岚,你能不能别?#28065;裕俊?/p>

                    见她一脸焦急无奈,我暗暗叹了口气,没见过鬼的怕黑,真撞了邪却又不信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为什么要晚上来?有什么话现在不能说吗?”桑岚像是屈服小姨,又像是赌气?#39057;?#35828;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懒得跟她废话,想走,却被季雅云拉着不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无奈,我只好回过头,对桑岚说:“其实我和你一样,也是个学生,医学院,法医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法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对,法医。按说我这个专业是最不该信邪的,可是,我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点了根烟,浅浅抽了一口,“?#27531;?#20320;觉得这两种职业很矛盾,觉得鬼压床很无稽。我也可以用我的医学专?#21040;嵌雀?#35785;你什么是神经麻?#23613;?#33258;我?#21483;眩?#20294;我还是要告诉你,你阿姨可能真的?#27531;?#20102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徐先生,我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季雅云欲言又止,咬了咬嘴唇,说:?#23433;还?#26159;鬼压床,我还看见……看见一双……一双红鞋在天花板上晃啊晃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红鞋?”我心里一激灵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罪鬼之证

                    罪鬼之证

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天工匠人类?#20572;?#29616;情状态:连载中

                    凭着姥爷留下的半本残书,我干起了招摇撞骗的阴倌行当。本来以为只要恪守规矩,就能平平安安,没想到最后一单生意却将我卷入了迷离的漩涡,更让我从此以后行走在阳世和阴间的边缘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小说详情
                    九九娱乐好玩吗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甘肃快三开奖结果 快三上海快三开奖查询结果 平特肖走势图 北单官方停售 德州扑克大师 北单胜平负是什么 辽宁11选5分布走势图 体彩浙江6+118129期 湖北快三今天准确推荐 广东36选7开奖结果查询 地方棋牌游戏 青海快三开奖历史开奖 福彩3d投注技巧组六 竞彩篮球大小分支 重庆幸运农场高手玩法